時代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分享至

回到頂部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時代精品 > 獲獎圖書 > 詳情介紹

花開有聲

作者:王潔

出版社:安徽文藝出版社

ISBN:99787539667669

出版時間:2020年1月15日

全本定價:¥50

獲得獎項

作品簡介

 傳統文化的湮沒與人性復歸

——淺評王潔長篇小說《花開有聲》

 

(哈薩克族)艾克拜爾·米吉提

 

這是一部看似輕松的小說,但讀起來你就會發現它沉甸甸的分量。小說描寫了蘇州姑娘劉曉慧,大學畢業后在一個高端公司做白領,衣食無憂,生活安逸,收益豐厚,又有男友,應當說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生活狀態。一次婚禮,她和老同學加“舍友”相遇,一年沒見,她發現老同學變了很多,皮膚黝黑卻充滿活力,仿佛身上有著無限的力量。一問才知她大學畢業后便直接選擇了去山區做一名支教老師。那一刻她才知道支教是怎么回事,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那么多需要關愛和應當受到公平教育的孩子。于是,她毅然決然告別了那種平靜如水、一成不變、毫無生氣的日子,獨自踏上了到陜北李家壩中學支教的歷程。

小說由此通過主人公劉曉慧親見親歷,通過她的視線和感悟,向我們展開了貧困地區農村生活的一幕幕真實現狀。

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出現了離開土地進城務工的民工潮。人們從最初沉浸在爭做“萬元戶”,到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喜悅之中,隨著歲月的步伐,逐漸意識到呈現出另外的巨大隱患,那就是留守兒童問題。王潔的長篇小說《花開有聲》,就是從這樣一個獨特角度切入,直面現實,寫出了千年土地的呻吟,和一群留守兒童的殘缺童年,他們的淚水,他們的心酸,他們的追求,他們的夢想。其實,中國幾千年的文明是與土地直接相連的。傳統價值觀就是建立在堅實的土地之上。在20世紀初,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制后,五四運動提出的“打倒孔家店”,是一個響亮的口號,試圖揚棄被視為封建糟粕的文化傳統。后來雖然經歷過“文革”,農民卻沒有離開過土地,因此,許多鄉村文化依然保存下來。但是,巨大民工潮的出現猝不及防,幾億農民——全是青壯年,離開土地進城謀生打工(包括到國外施工)之際,便已離開了土地,離開了那片土地所承載的歷史文化,這才是讓我們幾千年的鄉村文化史一夜之間被割裂湮沒(僅剩下春節、元宵節等節日文化)的真實現狀。長篇小說《花開有聲》恰恰寫出了被割裂的這一幕。那滴血的疼痛,就在那些留守兒童和老人心中,由留守兒童的雙目化作淚水長流。不過,通過作品讀者發現人心未泯,人性正在回歸。做父母的就應該養護后代,這是人的本分和天性使然,不能為了金錢去犧牲下一代的幸福。小說致力于揭開這一生活的真諦。

劉曉慧第一眼看到李家壩學校的學生,出乎她的想象,并非像城里初中生那樣一個個身著鮮艷整潔的校服,臉上洋溢著陽光歡快的微笑,周身散發著蓬勃的青春氣息。站在她面前的孩子們個個衣著樸素,還有個別的孩子只能用“衣衫襤褸”來形容。至于書包,也是千奇百怪,有的根本不能稱之為書包,只能說是個簡單的舊布袋子,上面布滿了大大小小、層層疊疊的補丁。稚嫩的臉上絲毫看不到亮麗的光澤布滿灰塵,一雙雙明亮卻又充滿憂郁的眼睛讓人看著心碎。雖然她心里早有準備,但這一切活靈活現地展現在眼前時,她還是有些驚訝,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了胸口一般,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說不出的憋悶和難受。但孩子們的眼神是清澈的,清澈的如一汪清泉,這讓劉曉慧多少有些欣慰,但更多的是心酸和無奈。

當劉曉慧從學生張承峰那種怯生生的眼神和那身破舊的衣服開始探尋根源時,問題的癥結便逐漸展現在她和讀者面前。正如小文娟所說:“在我們班里,張承峰應該算是最郁悶的了……我跟文君的爸媽雖然都在外地工作,但他們至少每年都會回來一兩次,每年過年的時候都會陪伴在我們身邊,而他永遠都不會再有父母陪伴了?!笔堑?,“他爸爸過世了,他媽媽改嫁了,他媽媽從來沒有在過年的時候回來陪伴過他和他弟弟?!睆埑蟹宓陌职?,就是在他上三年級的時候死在工地事故中的。自此村外的“望夫石”一度成為他的“望父石”,幼小的張承峰總覺得他爸爸還活著,還可以順著那條路回來,而他的父親再也不可能回來了。顯然,離開了土地的人們,命運多舛,飄忽不定,甚至給他們的后代留下了巨大的陰影和揮之不去的痛楚。張承峰和弟弟張平峰現在只有跟著爺爺奶奶過日子。爺爺奶奶也沒有什么收入來源,依靠僅有的土地度日,還要帶著兩個孫子,幾近赤貧的生活一下展現在劉曉慧面前。而在全班五十五個學生中,竟然有二十六個是留守兒童。這比例之高,出乎劉曉慧的意料。此前她沒有想到,竟然還會有這么一大批群體不被人關注,他們逐漸成為社會的傷痕。想到這里,她暗下決心,以后要多多關注這些留守兒童。如果說,劉曉慧毅然決然選擇到陜北支教或許是出于某種任性或一時沖動,那么從現在開始她已覺醒,她將她的支教與關愛、教育這里的留守兒童銜接在一起。作品也由此自然而然把讀者視線引向這片黃土地深處。

讀者看到的是一幅令人觸目驚心的畫面。在這些留守兒童心靈深處,由于常年缺失父母親情和言傳身教,所產生的失落感衍生為一種孤獨、抵觸,乃至隱隱露出敵視環境、敵視社會的端倪。張承峰、張平峰兄弟倆,自從失去父親和缺失母愛之后,在心底已經開始積怨。當有一天母親帶著同母異父的妹妹來到家里時,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冷漠與敵意,讓人不覺心寒。天真無邪的心靈不該是這樣,但真實的現實反映卻是如此。如不感化教育,他們會在幼小的心靈埋下仇恨,從小走上反社會傾向。這就是留守兒童問題的嚴重性和癥結所在。我們通過作品,已經號到了這一社會脈搏。盡管一個人的作用是渺小的,但是劉曉慧敏銳的意識到這一點,自覺的用她的心靈和行為來溫暖感化著一群留守兒童,成為我們這個社會潛在的彌補和修復機制內在鏈條之一。

外出打工獲得財富的父母們的一廂情愿,并不為這些留守兒童所接受。比起喪父失母的張承峰兄弟,他的同學徐文君的家境應當說是相當完美的。但是,徐文君要的不是父母寄來的禮物,小說恰恰為讀者揭示了這一點。徐文君在接到父母從國外寄回的禮物時,她內心的感觸是痛苦的?!八缇皖A料到會如此,但心里還期盼著,現在看到這些寫滿英文字母的東西,徐文君沒有半分歡喜,反而覺得非常刺眼。它們好像在向她炫耀,它們又成功地把她的爸爸媽媽留在了外國?!毙≌f進一步揭示道:“此刻,她需要的不是禮物,而是父母,哪怕是父母的一個簡單的微笑與擁抱。”被劉曉慧親昵地稱之為班上的“三朵小金花”之一的付文娟,每次聽到從老遠傳來大巴車的喇叭聲,眼睛就會死死地盯著大巴車,眼神里充滿期待。她心里會想,爸媽會不會就在車里,是不是回家看她來了。當大巴駛過漸行漸遠時,付文娟的眼神也由期盼變得失落。此時的劉曉慧在想,什么時候能讓溫暖的光芒照射進每一個留守兒童的心底,驅除她們內心所有的陰霾和憂愁,讓他們開開心心、快快樂樂地成長?所以她對付文娟的媽媽說,“愛護孩子的最好辦法就是不要讓她成為留守兒童?!彼寡裕骸拔木陭寢?,但你要知道,作為老師,我們再怎么努力,也沒有辦法彌補和替代你們家長在孩子心中的位置??!有時,真的需要在事業和孩子中間做出選擇??!

劉曉慧家訪走遍這些留守兒童貧寒家庭,致力于給這些幼小心靈注入“知識是改變命運最有力的武器”理念。劉曉慧感到真正讓人揪心的是,這群留守兒童與她小時候上學條件沒法比,她以前認為全天下所有的孩子都是和她一樣無憂無慮,從沒想到還有這么多生活貧困的孩子。當她走訪傅圓圓家時得知,這個學生的父母九年沒回家了,也杳無音信,傅圓圓和她年邁的奶奶相依為命。她感慨自己以前受點委屈就會想不開,就會覺得不公平,今天看到傅圓圓這么小卻這么懂事,她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還不及一個十歲的小女孩。我們十分欣慰地看到劉曉慧的內心也在成長。她覺得自己在這兒過得很快樂,感受到了從沒有過的充實和滿足。

她發動在新媒體工作的同學李雪,幫她在媒體呼吁,調動社會公益的力量來支持這些貧困留守兒童。引來“藍精靈”公益組織和董磊他們,為這些孩子們募捐到大量物資,送來大量書本、文具等學習物品和衣物,還有部分捐給學校的資金。劉曉慧也由此成為李家壩從建校到小學、初中合并后的號召募捐第一人,為學校立了大功。他們把這些學習用品送到了真正需要的留守兒童手上,讓他們感受到社會的關愛。正如王校長所說,“我們不僅要心存感激,還應該以實際行動來報答他們的這份愛心,要時刻心存感恩……長大成為有用的人,能為這個社會做貢獻,回饋家鄉,回饋社會?!庇纱?,我們看到劉曉慧視野的開闊來,感受到她調動社會力量為這些留守兒童們送來溫暖,讓他們切身感受到社會的關愛,使他們走出心靈的陰影,自覺融入這個社會,在社會的懷抱中成長。

她的這些善意用心得到回報,他們開始感受到人生的美好。在劉曉慧的循循善誘和堅持下,付文娟終于參加合唱《我想有個家》。這不僅讓付文娟戰勝了心理障礙,而且也讓班級獲得了榮譽。對于付文娟來說,這也許是一個新的開始。他們的性格活躍起來。在春天的那片草地上,許萌萌不禁高喊:“喂!天空,我好喜歡你!”付文娟喊道:“喂!大地,我好喜歡你!”徐文君喊道:“喂!太陽,我好喜歡你!”許萌萌又喊道:“喂!小河,我好喜歡你!”付文娟又喊道:“喂!楊樹,我好喜歡你!”徐文君又喊道:“喂!草地,我好喜歡你!”這滿含青春朝氣的聲音,從這草地上向外散發,引來路人羨慕的目光。瞧,喜歡自然,喜歡美,這就是人性的本核,在這三位留守兒童身上,我們看到有一種人性的回歸。這就是劉曉慧老師所渴望見到的,也是她孜孜以求的真實變化。更為可喜的是,張承峰的學習成績上來了,語文考了全班第二,連他頑皮的弟弟張平峰,也在劉曉慧的關心下成了一個好學生。那一天,張承峰打掃完教室,歡快地回到家時,張平峰已經在家幫奶奶燒火煮飯了。他一邊燒火,一邊手拿著語文課本背誦課文。多么溫馨的一幕。劉曉慧內心的強大,她胸懷的博大,也得到了她的男友陳建海的信服和認同,放下在蘇州的生活,和她一起來到李家壩學校,一同投入支教。這既是劉曉慧意想不到的,更是擔憂李曉慧老師會離開他們的那些留守兒童學生們所夢寐以求的,相信劉曉慧和陳建海會在這里獲得愛情的收獲,更會獲得人生更大的收獲。

在進入第一個一百年之際,實現全面脫貧進入小康以后,貧困問題會依然存在,我們要敢于正視和面對這一社會現實。感謝這個新時代,長篇小說《花開有聲》為我們塑造了像劉曉慧這樣一群熱血青年,以忘我的奉獻精神前往貧困地區支教,以自己火熱的心溫暖了那些留守兒童的心,讓他們綻放出燦爛的笑容,敞開心扉,撥開云霧,告別痛苦,樹立自信,立足現實,面向未來,實現中國夢。脫貧首先要脫去精神之貧困,這就是作品嶄新的藝術價值所在。

 

 

 

艾克拜爾·米吉提:哈薩克族著名作家。1979年憑處女座《努爾曼老漢和獵狗巴力斯》榮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作品三次獲全國少數民族文學獎,多次榮獲其他文學獎項。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政協民族宗教委員會委員、中國作協影視文學委員會副主任、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常務副會長、《中國作家》原主編。是多所高??妥淌?。作品被譯為多種外文和國內少數民族文字。2015年12月獲得哈薩克斯坦國際金質獎章。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時代出版”或“來源:本站”的作品,版權均屬時代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者,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時代出版”。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時代出版)”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更多推薦
  • 花開有聲

    著作者:王潔

    出版社:安徽文藝出版社

  • 門板上的夏天

    著作者:吳新星

    出版社: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

  • 我和小素

    著作者:黃春華

    出版社: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